? 河南11选5走势图一财经刚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研究咨詢

對沖基金(下)
新聞動態>公司動態>正前方

對沖基金(下)


4、Lone Pine Capital


    孤松資本始建于1997年,由斯蒂芬·曼德爾(Steve Mandel)創建,總部設在康涅狄格州的格林威治,在倫敦,香港,北京,紐約均設有辦事處。隆派恩資本是一家私人擁有的對沖基金,在世界各地的公共股權市場進行投資。從最初的800萬美元開始,直到該基金成為了打理自有資金的“超級基金”,為約56億美元的投資者和自有資金估計為150億美元的曼德爾先生服務。

    大多數人相信,曼德爾先生的成功可以歸咎于他的“自下而上”的投資。他的重點放在企業的基本面問題上。曼德爾先生認為,破譯業務進行深入的基本面分析,了解其做法,運營和未來的增長。這是重點,這影響到最后的選股和決定是否或長或短。不像大多數的對沖基金管理人,曼德爾先生巧妙地依靠他強烈的判斷和快速決策的位置和移動。孤松資本在花旗集團(Citigroup)和斯倫貝謝公司的增持是證明曼德爾先生靈巧之至最好的例子。


5、DE Shaw


    德劭基金由數學家大衛·肖成立于1982年。DE Shaw大部分投資基于復雜的數學模型,旨在找出隱藏的市場趨勢或定價異常。不過該基金也進入到私人股本領域和自下而上的價值驅動型投資領域。

    DE Shaw進軍中國內地的舉措,會讓人將之與其2006年和2007年在印度的擴張進行比較。該公司在印度看到了巨大的招聘和投資機遇。

    就員工數量而言,DE Shaw令一些更靈活的競爭對手相形見絀。該公司大約有1700名員工——其中估計有100名擁有博士學位。只有英國曼集團(Man Group)的員工數量超過了DE Shaw

    過去兩年,不愿拋頭露面的DE Shaw在其主要戰略方面表現穩健。該公司的旗艦基金Oculus回報率為8.7%。Oculus按照該公司的一系列定性及定量戰略進行投資。一位投資者表示,該公司旗下的另一支基金DE Shaw Composite實現了21.1%的回報率。

    位為處于上海陸家嘴的辦事處擁有一支私募股權投資分析師團隊。拓展該集團在亞洲地區的業務,并標志著首次進入中國內地。該辦事處將重點關注中國的收購機會。


6Hoyder Asia


    匯德亞洲(Hoyder Asia)是匯德投資集團于2001年成立的面向亞太地區的全資附屬公司。匯德亞洲投資于全球外匯,商品期貨以及股票方面, 乃亞太地區最優秀的資產管理服務商之一. 其憑借對新興市場的專業認識及豐富經驗, 于十年內迅速增長.匯德亞洲透過旗下的匯德品牌基金與信托為客戶提供不同層面的投資服務及產品,憑借其專業及奉行多年的環球對沖與價值投資等方法,於國際資產管理巿場已建立優良的聲譽。

    據悉, 位于中國上海的匯德亞洲辦事處, 在2013年初早已悄悄布局內陸,公司高層也放言會從運營決策上更重視大中華市場。


7、Hillhouse Capital


    高瓴資本(Hillhouse Capital)是全球最大的對沖基金之一。成立于紐約,總部在新加坡,在上海、北京均設有辦事處,與耶魯大學基金有千絲萬縷的關系。公司創始人為耶魯管理學院畢業生張磊。大多數人之所以從未聽說過這家基金,是因為其創始人張磊住在北京。

    從嚴格意義上來說,高瓴資本并非一家中國本土基金——它的投資者在海外,他們向張磊投資的是美元,而非人民幣。但越來越多的大陸人在西方接受完教育和培訓后,回到中國運營另類投資基金,張磊就是其中之一。這些經理人將辦事處設在北京,從而擁有信息和人脈方面的優勢。

    自2005年利用耶魯大學投資基金辦公室(Yale Endowment)提供的3000萬美元創立高瓴資本以來,張磊和高瓴資本均取得了長足的發展。張磊畢業于中國人民大學(People’s University),隨后赴耶魯管理學院(Yale School of Management)深造,在那里認識了耶魯投資基金的負責人大衛·史文森(David Swensen)。高瓴資本擁有其他人只能羨慕的業績——自創立以來,年均復合回報率高達52%,即便在2008年出現了37%的跌幅。

    黑石集團(Blackstone)對沖基金投資業務負責人湯姆·希爾(Tom Hill)將張磊譽為中國的斯蒂芬·曼德爾(Steve Mandel)——曼德爾是孤松資本(Lone Pine)創始人,對沖基金領域最受人尊敬和低調的人士之一。高瓴資本擁有許多基金缺乏的靈活性,可以自由地投資于公開市場和私人市場,向年輕的公司提供成長所需的資本,并在這些公司上市前購入其大量的股份。例如中國知名社區籬笆網,京東商城以及遠東國際租賃等公司。


8、Renaissance Technologies


    文藝復興科技成立于1988年,其創始人為詹姆斯·西蒙斯(James Simons) 他是世界級的數學家,擔任著美國數學協會的主席(Math for America);他是歷史上最偉大的對沖基金經理之一,在全球投資業內,他的名氣并不亞于索羅斯,更是被認為是保爾森、達利歐這些業內領軍者的前輩。“量化基金之王”是這位國際投資行業領袖最顯貴的稱呼,雖然,他本人并不在意。

    作風低調的西蒙斯很少接受采訪。在僅有的幾次接受國外媒體采訪時,他透露稱:“我們隨時都在賣出和買入,依靠活躍賺錢。”他只尋找那些可以復制的微小獲利瞬間,而絕不以“市場終將恢復正常”作為賭注投入資金。事實上,西蒙斯幾乎從不雇用華爾街的分析師,他的文藝復興科技公司雇傭了由數學博士,物理博士及自然科學博士組成的超過150人的投資團隊。用數學模型捕捉市場機會,由電腦做出交易決策。

    文藝復興科技公司及旗下多家關聯子公司于2013年1月分別在北京,上海成立了代表處。


9、Chilton Investment


    奇爾頓公司由理查德·L·奇爾頓(Richard L. Chilton)先生于1992年成立。管理著超過65億美元的資產。其核心的運作手法是通過價值導向的基礎研究和紀律嚴明的投資組合來進行管理。 奇爾頓先鞏固了長期投資的理念,其紀律嚴格的文化是一個標志。而奇爾頓公司正計劃采取一項不同尋常的舉措,奇爾頓公司在中國北京及成都分別成立了代表處,這是該公司在中國擴張戰略的一部分。

    其實,以上這些筆者了解到進入國內的海外對沖基金,只是全球對沖基金大軍的冰山一角;中國這只美味十足的大蛋糕,相信吸引到更多的大鱷只是時間問題。


10. Citadel Investment Group


    城堡投資管理著130億美元,是目前最大的對沖基金之一,它的日交易量相當于倫敦、紐約和東京交易所當日交易量的3%左右。


六、對沖策略


1、套利策略:最傳統的對沖策略

2、指數增強組合+指數期貨空頭滾動年Alpha分布,基于90只融資融券標的組合統計套利表現

3、Alpha策略:變相對收益為絕對收益

4、中性策略:從消除Beta的維度出發


投資策略


    對沖基金常用的投資策略多達20多種,其手法可以分為以下五種:


長短倉


    即同時買入及沽空股票,可以是凈長倉或凈短倉


市場中性


    即同時買入股價偏低及沽出股價偏高的股票


換股套戥


    即買入價格偏低的可換股債券,同時沽空正股,反之亦然


環球宏觀


    全球宏觀策略的經典定義是為了從宏觀經濟趨勢中獲利,對任何資產類別(股票、債券、貨幣、商品等)、任何投資工具(現金、衍生品等),以及世界上任何資本市場,進行做多與做空的杠桿交易。

    全球宏觀策略擁有以下四個特點:

    投資范圍非常廣闊:全球宏觀策略可能是對沖基金中投資范圍最廣的一類基金,幾乎在所有的主要市場中(股票、債券、貨幣、商品市場等)都會出現該類對沖基金的身影,且其會在全世界范圍內掃描投資機會。

    這會使對沖基金有機會在任何時間內都能尋找獲利機會,因為當一個金融市場缺乏機會或流動性時,全球宏觀對沖基金并不需要堅守在這個市場,它完全可以到另外的市場中尋覓機會。例如,著名的宏觀對沖基金大佬索羅斯,既可以在1992年選擇英鎊作為狙擊對象,也可以在1997年通過做空泰銖獲利。

    自上而下的宏觀研究:全球宏觀中的“宏觀”一詞就代表該類對沖基金投資獲利的依據主要來自宏觀分析,其試圖利用宏觀經濟的基本原理來識別各類金融資產價格的未來趨勢或錯誤定價。同時,由于全球宏觀策略涉及市場眾多,且投資策略靈活多變,難以通過量化模型進行程序化交易,因此全球宏觀策略通常以主觀的決策判斷為主。

    多為方向性投資:全球宏觀通常不是市場中性的,其會利用做多/做空對資產價格變動方向進行下注,例如做多美國股市或做空日本債券,因此,對全球宏觀來說,擇時意味著一切,這對基金經理在全球宏觀經濟的理解上提出了相當高的要求。

    杠桿的使用:全球宏觀在對某一個投資方向下注時,通常會利用杠桿,因此其收益和風險都被放大。方向性投資與杠桿的使用使全球宏觀策略天生就具有較大的波動性,一旦判斷正確,投資者可獲得巨額利潤,反之,虧損同樣巨大。


管理期貨


    即持有各種衍生工具長短倉。


短置


    即買進股票作為短期投資,就是把短期內購進的股票先拋售,然后在其股價下跌的時候再將其買回來賺取差價(arbitrage)。短置者幾乎總是借別人的股票來短置(“長置”,long position,指的是自己買進股票作為長期投資)。在熊市中采取短置策略最為有效。

    假如股市不跌反升,短置者賭錯了股市方向,則必須花大錢將升值的股票買回,吃進損失。短置此投資策略由于風險高企,一般的投資者都不采用。


貸杠


    “貸杠”(leverage)在金融界有多重含義,其英文單詞的最基本意思是“杠桿作用”,通常情況下它指的是利用信貸手段使自己的資本基礎擴大。信貸是金融的命脈和燃料,通過“貸杠”這種方式進入華爾街(融資市場)和對沖基金產生“共生”(symbiosis)的關系。

    在高賭注的金融活動中,“貸杠”成了華爾街給大玩家提供籌碼的機會。對沖基金從大銀行那里借來資本,華爾街則提供買賣債券和后勤辦公室等服務。換言之,武裝了銀行貸款的對沖基金反過來把大量的金錢用傭金的形式扔回給華爾街。


運作


    最初的對沖操作中,基金管理者在購入一種股票后,同時購入這種股票的一定價位和時效的看跌期權(Put Option)。看跌期權的效用在于當股票價位跌破期權限定的價格時,賣方期權的持有者可將手中持有的股票以期權限定的價格賣出,從而使股票跌價的風險得到對沖。在另一類對沖操作中,基金管理人首先選定某類行情看漲的行業,買進該行業幾只優質股,同時以一定比率賣出該行業中幾只劣質股。

    如此組合的結果是,如該行業預期表現良好,優質股漲幅必超過其他同行業的股票,買入優質股的收益將大于賣空劣質股的損失;如果預期錯誤,此行業股票不漲反跌,那么較差公司的股票跌幅必大于優質股,則賣空盤口所獲利潤必高于買入優質股下跌造成的損失。正因為如此的操作手段,早期的對沖基金才被用于避險保值的保守投資策略的基金管理形式。

    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對金融衍生工具的作用的理解逐漸深入,對沖基金倍受青睞是由于對沖基金有能力在熊市賺錢。從1999年到 2002年,普通公共基金平均每年損失11.7%,而對沖基金在同一期間每年贏利11.2%。對沖基金實現如此驕人的成績是有原因的,而且它們所獲得的收益并不像外界所理解的那么容易,幾乎所有對沖基金的管理者都是出色的金融經紀。

    被對沖基金所利用的金融衍生工具(以期權為例)有三大特點:

    第一,它可以以較少的資金撬動一筆較大的交易,人們把其稱為對沖基金的放大作用,一般為20至100倍;當這筆交易足夠大時,就可以影響價格;

    第二,根據洛倫茲·格利茨的觀點,由于期權合約的買者只有權利而沒有義務,即在交割日時,如果該期權的執行價格(strike price)不利于期權持有者,該持有者可以不履行它。這種安排降低了期權購買者的風險,同時又誘使人們進行更為冒險的投資(即投機);

    第三,根據約翰·赫爾的觀點,期權的執行價格越是偏離期權的標的資產(特定標的物)的現貨價格,其本身的價格越低,這給對沖基金后來的投機活動帶來便利。對沖基金管理者發現金融衍生工具的上述特點后,他們所掌握的對沖基金便開始改變了投資策略,他們把套期交易的投資策略變為通過大量交易操縱相關的幾個金融市場,從它們的價格變動中獲利。


風險


    投資對沖基金可以增加投資組合的多樣性,投資者可以以此降低投資組合的總體風險敞口。對沖基金經理使用特定的交易策略和工具,為的就是降低市場風險,獲取風險調整收益,這與投資者期望的風險水平是一致的。理想的對沖基金獲得的收益與市場指數相對無關。

    雖然“對沖”是降低投資風險的一種手段,但是,和所有其他的投資一樣,對沖基金無法完全避免風險。根據Hennessee Group發布的報告,在1993年至2000年之間,對沖基金的波動程度只有同期標準普爾500指數的2/3左右。


風險管理


    大多數國家規定,對沖基金的投資者必須是老練的合格投資者,應當對投資的風險有所了解,并愿意承擔這些風險,因為可能的回報與風險相關。為了保護資金和投資者,基金經理可采取各種風險管理策略。《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稱,“大型對沖基金擁有資產管理行業最成熟、最精確的風險管理措施。”對沖基金管理公司可能持有大量短期頭寸,也可能擁有一套特別全面的風險管理系統。

    基金可能會設置“風險官”來負責風險評估和管理,但不插手交易,也可能采取諸如正式投資組合風險模型之類的策略。可以采用各種度量技巧和模型來計算對沖基金活動的風險;根據基金規模和投資策略的不同,基金經理會使用不同的模型。傳統的風險度量方法不一定考慮回報的常態性等因素。為了全面考慮各種風險,通過加入減值和“虧損時間”等模型,可以彌補采用風險價值(VaR)來衡量風險的缺陷,

    除了評估投資的市場相關風險,投資者還可根據審慎經營原則來評估對沖基金的失誤或欺詐可能給投資者帶來損失的風險。應當考慮的事項包括,對沖基金管理公司對業務的組織和管理,投資策略的可持續性和基金發展成公司的能力。


透明度及監管事項


    由于對沖基金是私募基金,幾乎沒有公開披露的要求,有人認為其不夠透明。還有很多人認為,對沖基金管理公司和其他金融投資管理公司相比,受到的監管少,注冊要求也低,而且對沖基金更容易受到由經理人導致的特殊風險,比如偏離投資目標、操作失誤和欺詐。

    2010年,美國和歐盟新提出的監管規定要求對沖基金管理公司披露更多信息,提高透明度。另外,投資者,特別是機構投資者,也通過內部控制和外部監管,促使對沖基金進一步完善風險管理。隨著機構投資者的影響力與日俱增,對沖基金也日益透明,公布的信息越來越多,包括估值方法、頭寸和杠桿等。


和其他投資相同的風險


    對沖基金的風險和其他的投資有很多相同之處,包括流動性風險和管理風險。流動性指的是一種資產買賣或變現的容易程度;與私募股權基金相似,對沖基金也有封閉期,在此期間投資者不可贖回。管理風險指的是基金管理引起的風險。管理風險包括:偏離投資目標這樣的對沖基金特有風險、估值風險、容量風險、集中風險和杠桿風險。估值風險指投資的資產凈值可能計算錯誤。

    在某一策略中投入過多,這就會產生容量風險。如果基金對某一投資產品、板塊、策略或者其他相關基金敞口過多,就會引起集中風險。這些風險可以通過對控制利益沖突、限制資金分配和設定策略敞口范圍來管理。

    許多投資基金都使用杠桿,即在投資者出資之外借錢交易或者利用保證金交易的做法。盡管杠桿操作可增加潛在回報,同樣也能擴大損失。采用杠桿的對沖基金可能會使用各種風險管理手段。和投資銀行相比,對沖基金的杠桿率較低;根據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的工作論文,投資銀行的平均杠桿率為14.2倍,而對沖基金的杠桿率為1.5至2.5倍。

    有人認為,某些基金,比如對沖基金,為了在投資者和經理能夠容忍的風險范圍內最大化回報,會更偏好風險。如果經理自己也投資基金,就更有激勵提高風險監管程度。



?
聯系我們
微信關注
河南11选5app